kb936929洞房第一天就闹离婚,笑你一天一夜!-华池相亲网

 
洞房第一天就闹离婚,笑你一天一夜!-华池相亲网
第一章 重生了
仙界边缘,轮回路前。
吴月欣看着眼前的路,她已经没有去路了,这里是通往轮回的尽头,造成这样的结果的原因就是她在愤怒之下,伤了自己的师姐。
师姐是一个很爱显摆的人,由于自己的天资是在众弟子中最好的,备受师尊的器重。所以她怕危及到自己的地位,就成天的找自己的麻烦,想法设法将自己赶走,甚至不惜雇仙界的杀手来杀自己。
但是,是人都有底线的尽失的时候。终于在这一次,自己不能忍受这样的事情,失手将她打成重伤了。最后的结果就是残害同门,被自己的师尊下追杀令,派下大师兄来抓自己回去问罪。
而正巧是,大师兄与大师姐,是两个想好,这不就悲哀了,大师兄会让自己活吗?答案当然是否定的。
轮回路上,歪风无数,随时都能吞噬进去的一切。吴月欣看的头皮直发麻,暗叹本小姐英明一声,这次太不淡定了,竟然被逼迫到了这样的地步。
哎!算了,做了就做了,大不了就是一死呗。可惜了,师尊的那只神猫被我吃了,不过真心感慨,这猫肉味道还真是特么的不好吃!
大师兄很快就追上了吴月欣,看到了前面的轮回路,他脸色变得古怪起来。
“月心!你还是束手就擒吧,跟我一块回去,见师尊我会为你求情的!”大师兄一副好人脸。
“大师兄,你骗鬼呀,我要是束手就擒,你第一个就会杀我,我可不会忘记你和大师姐那样的关系,我可不不想死的不明不白!想要抓我,你有本事就是来呀!”吴月欣一副鬼信你的表情,傲然道。
“哼!看来你是软的不吃kb936929,硬要吃硬的了!那么我就成全你!”大师兄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,他绝对不会要吴月欣活在这个仙界的。
一时间,大师兄出手了,吴月欣看着大师兄攻来,她的资质是好,但是 现阶段还不是大师兄的对手。所以也没有什么可比性。她惊慌地后退——
“算了,没意思,这仙界就不是我该呆的地方,大师兄你回去告诉师傅一声,要是有机会我一定好好孝顺他老人家的!可惜……”吴月欣暗叹了一声,一步步后退。
不料身后正是轮回路的门口,还没来得及把心里的话说完,突然身后一股强大的力量拽走她,身体直接朝轮回路飞了过去,瞬间就没入了进去。消失不见。
只留下大师兄一个人在那里愣住了,他没有想到最后时刻吴月欣最后时刻被轮回路强大的力量吸了进去,他惊魂未定地看着轮回路的入口——
轮回路,号称有去无回的轮回之路,任何仙人进入了之后,就会被里面的歪风给吹的形神俱灭,这吴月欣竟然被投了进去。
看来是人算不如天算。他心里也叹息了一句。看了一眼轮回路,转身离开了!
轮回路,主掌轮回,世间生死的通道,吴月欣进入后,很快就被罡风扫中,变得飘零起来。
但是就在一个拐角出,一个小漩涡出现,一下就将吴月欣给倦了进去,竟然碰见了传说中的空间虫洞了!当然这些是吴月欣所不能知道的!
吴月欣此刻的意识已经失去,心中仿佛也有种解脱的感觉!就这样永远消失在仙界!第二章 痴傻三小姐
迷迷糊糊,吴月欣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梦中自己竟然被师尊给逮住了,最后送到了仙帝那里,进行处分,最后他被吓得猛然惊醒,睁开眼睛,看到的却是一个标志的丫头正紧张的看着自己。忍不住愣了一下!
“这是哪里?你是谁?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吴月欣心中满是疑问不解!
“三小姐,你别吓我,你不认识我了吗,我是雀儿呀!这里是舞月家,你的家呀!”标志少女听了吴月欣的话,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,生怕吴月欣出了什么问题是的。
“哦?舞月家?”吴月欣满头的雾水,什么跟什么呀!自己记得自己是跳进了轮回路了,怎么会出现这里。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,难道是地府,但是这里的气息不对,好浓郁的灵气!应该不是地府。
“我要起来!”吴月欣说了一句沙漠圣贤,就想要起来,他要去外面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但是刚要起身,就感觉自己的身体,一阵虚弱,顿时大惊,怎么回事。本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娇弱了。这身体……
“雀儿,拿镜子来!”
“镜子?三小姐你要镜子干嘛!”雀儿疑问。
“不要问,拿来就是!”吴月欣心中焦急,她想到了一个猜想。
雀儿哦了一声,转身就去梳妆台上拿来了一面铜镜。递到了吴月欣的手中,无月接过镜子,看到里面的面孔后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“果真是如此,自己穿越了。这一定不是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,自己来到了异界。怎么会这样,难道是上天不绝自己吗?师傅,是您老人家保佑我吗。你放心只要我没有死,一定会回去孝顺您老的!”吴月欣心中怅然。自己竟然没有死去!
但是在一想,自己现在和死了有什么区别,这身体的强度,根本就是一个废物吗。连后天都不到,自己要修炼回到自己当初的实力,那样多久呀!
不行,不能坐着等死!一定要想办法!哎对了,自己的灵魂力量似乎没有被消弱,那么自己岂不是有了一定的依仗。
不错,看来上天还是眷恋自己的。只要灵魂力量没有消弱缠夫,精神力量在,那么自己就有机会了。吴月欣在仙界修炼的就是依靠精神力量来提升实力的仙法。由于身体原因,事半功倍,现在只不过身体内有些紊乱而已,这难不倒她这个拥有强大精神力的曾经仙女姐姐。
“还是先来看看这个身体是怎么回事吧!董翠婷
吴月欣看着眼前的雀儿,主意已经打上了她,瞬间精神力量发出,将雀儿给笼罩住了,探寻者她脑海中的记忆!
不一会,吴月欣就得到了自己 想要的结果!
舞月心,斗气大陆没落家族舞月家族的三小姐,从小受到惊吓,变得痴呆。
被称之为痴傻废物三小姐,一直是体弱多病,常年卧塌,被欺负,就连下人都不怎么待见她,时常拿她开玩笑,只有眼前 这个雀儿对她一直忠心耿耿,不离不弃,只因舞月心是雀儿的救命恩人,而雀儿又是一个善良的丫头。
这次舞月心在院落内,散步的时候,被一个下人戏弄,一不小心就撞在了门口的大石头上,就昏迷了,这已经是第三天了。这期间只有雀儿一个人在这里照顾着她。而她的家人连一个都没有过来。
就连那个伤害了舞月心的下人也只是被罚了一些银两放了!
知道了这一切,吴月欣心中变得悲伤起来。好一个悲惨的女子,痴傻不说,还被下人欺负,要不是有一个忠心与她的婢女。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。看来死对她也算是一种解脱吧!
眼下,自己接管了她的身体,那么就让自己来完成她死前不能完成的事情吧!
“悲伤!”
突然,吴月欣心中感觉到一阵悲伤,那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悲伤。这种悲伤一直持续了很久才消失不见,而吴月欣的脑海中也多了一些画面。
“少年柔弱。少女腼腆。两人一起手拉手并肩走。可是一个身影突然出现,血光飞溅,少年被一刀给挑断了手筋,少女一声惨叫天池怪侠,就倒在了 地上。从此世上多了一个傻女,至于那个少年则是不见了踪影!”
这是三小姐舞月心少年的记忆吗,原来她的痴傻不是偶然,而是被惊吓的。吴月欣心中震惊,随后下了个决定,这件事情,一定要查个清楚。
“哟!听说老三醒了哟!我来看看这个好妹妹!”就在吴月欣想要叫雀儿为她准备 点吃的。就听见了一个声音,很是妖怪的语气。
“不好,是二小姐!三小姐,你赶快装睡,我去打发她!”雀儿脸色慌张道,似乎是什么强盗恶霸要来了是的。吴月欣不禁莞尔。却是笑了。
“雀儿,没事,我来应付!”
“三小姐,你……”
雀儿明显脑袋转不过来了,三小姐什么时候这般强势了。而且似乎不痴傻了,这到底怎么回事,莫非老天爷开眼。这一次撞击,让小姐开窍了!真真是太好了!
雀儿心中欢呼,但是也有些凝重,二小姐可不是什么善茬子!狠毒的狠,在舞月家族那是毒妇的存在,仗着自己的丈夫是幻月帝国的一个少尉在舞月家族那可是嚣张的很。
舞月家族再过去也曾经辉煌过,但是后来没落了,主要是因为帝主的更移!上代家主的惨死!
二小姐名舞月丽,生的还算可以,最起码能够勾搭上少尉的女子,不至于是恐龙如花级的,吴月欣在雀儿的识海中看到过模样!一眼就认出来了!
舞月丽丝毫没有忌旦什么,扭着屁股就朝吴月欣的塌边走去!一旁的雀儿却是由于过分紧张脸色有些发白!似乎有什么不详的预感!
吴月欣看到这个女子到来了身边,眼睛却是不自觉的眯了起来!第三章 别想不开啊
这个动作是吴月欣生气的标志,说明她对于眼前的女子,愤恨了,原因就是因为,以前的舞月心,经常被这个二姐戏弄,甚至侮辱。
这个二小姐,夫君是幻月帝国的一个少尉,住处与舞月家族一样都是在帝都边缘城镇。相聚不是很远。
幻月帝国,有四个大城市,和一个超级都成,分别是南部的勾陈,西部的出塞,东部的高山城,北部的撒哈克城。以及中部的帝都!
舞月家族就是在南部的勾陈城,与帝都相聚不远,也可以说是与帝都相临了。
每次二小姐从帝都回来,都会专门来到三小姐舞月心这里戏弄一番舞月心,来发泄自己的怨恨,一来二去,这也就是成了她的特殊爱好了,同时也是雀儿的恶魔,每次看到三小姐被折磨的那么悲惨,她心在滴血,但是人家是主子,自己根本就是帮不上忙。
看着二小姐越来越近。雀儿浑身发抖,似乎看到了恶魔般!
“二……二小姐!三小姐她身体还没有好,请你不要在折磨她了……”
“滚一边去,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!”雀儿刚要说话,求情,二小姐舞月丽直接一个巴掌甩了过去,立刻让雀儿闭上了嘴巴!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有说错了什么吗!”雀儿委屈的哭了,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已经这样的肆无忌惮了。竟然出手就是打自己一巴掌。
“怎么,你还不服气呀!一个吓人,还敢管我的事情。本小姐杀了你也没有人敢吭一声,你最好给我滚远点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看样子,舞月丽是在他夫君那里受了气了,来到这里是来撒气的。而雀儿的求情似乎正好撞在枪口上了!
“哟!二姐。你这是怎么啦,是不是受了什么气了,和一个下人计较什么。不就是想要找我出气吗~!为难一个吓人可不是你的作风!”
就在舞月丽想要再次扇雀儿一巴掌时。一个手掌握住了她的手腕,一个洛带虚弱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。
舞月丽一愣,回头看见,吴月欣正是笑着看着自己,正是在那笑容中,似乎掺杂了继续的玩味犰狳鞋。让她很是不舒服!
“哟!看来这次摔的,你似乎摔开窍了,没有想到你还会维护一个丫头了,不错,不错!月心呀!最近怎么样,是不是很想念我呀!”
舞月丽在愣神了一下后,就恢复了镇定,看着吴月欣坏笑了起来。
“想呀!我天天都想姐姐呢,想着姐姐会不会被少尉成天吊起来打,用皮鞭抽,还有蜡烛滴身黎美娴近照。反正就是很想了!姐姐,你现在身体还好吧!”
吴月欣的回答先是让舞月丽一愣,她以前可是一直这样问的,但是吴月欣每次都是摇头,然后是自己一顿暴揍,然后走人,现在这傻女竟然说 想自己了。后面的话语更是让她目瞪口呆。
这是她的痛楚,她的丈夫的确是这样的爱好,她每天都要被毒打,甚至不能睡觉。但是这只有她自己知道呀,根本没有与谁说过,这个傻女人怎么会知道。
难道这次的摔倒,这的让这家伙开窍了吗?但是也不会这么灵验的感知吧。
殊不知,这都是吴月欣的神识精神力探寻到的事情,她在得到这样的结果时候,也是很惊讶的,没有想到这个少尉还是个极品,真是不知道是该恨这个女人,还是同情她了。不过眼下,似乎还是不能同情,因为被这样虐待过的女人,心里也不会健康到哪里去。
“丫头,嘴被摔厉害了,但是这又怎么样,你即使是不傻了,你还是废物一个!身体虚弱到极点,连斗气都没有,你凭什么能够生活在舞月家,这里的财产凭什么还有你一份。今天本小姐要好好教训你一下,让你知道佟心樱,有些事情,你即使恢复了神智也是不能碰触 的!”舞月丽被吴月欣的话刺激到了。心中开始愤恨起来。上去就一个耳光。
但是吴月欣哪里会让她得逞,一个闪身就朝塌上倒去了,这样的结果就好像是他的体力不支,自动倒下是的。正好躲过了舞月丽的一巴掌。
一巴掌没有拍中,舞月丽的身体,由于惯性转了半圈,正好在吴月欣的塌边有一个凳子,吴月欣眼中亮光一闪,将凳子不动声息的移到了舞月丽的面前。舞月丽哪里会想到有个凳子会出现前面,她由于惯性转动的身体,转回来后就朝吴月欣铺了过去,可是脚下的凳子,这时候却是绊了她一脚,顿时人就朝塌上狠狠铺了过去。
“咚!”
头直接与墙做了个亲密接触。
“哎哟喂张婉茹!姐姐,你眼睛长下巴上了吗!怎么回事呀!别想不开呀!”第四章 好戏开场
吴月欣声音不是很大,但是在这个房间内听的却是很清楚。
雀儿看的都目瞪口呆了,这是什么情况,二小姐自己撞墙了,难道良心发泄,知道自己做错了,来赎罪的。
显然这是不可能的,凳子,对了,凳子刚才不是在塌头吗,怎么会突然到了那里,难道是……
雀儿看着吴月欣,嘴巴张的大大,三小姐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,竟然让二小姐,吃了这么大的亏摩的叨位去,难道真的是这次摔,把三小姐给摔聪明了。
雀儿心中兴奋,对着老天就是一阵谢。谢过之后,才发现,这个二小姐撞晕了过去。顿时走到了吴月欣身边。将舞月丽给拉了起来。
“雀儿,不要动她,去把她的夫君请来,让她们自己来领人!”就在雀儿努力的想将舞月丽搬起来的时候,吴月欣又说话了,但是说话之间有些喘气。
吴月欣很是无奈,这个身体太虚弱了,就是刚才自己那样的动几下就气喻嘘嘘了!这是个什么事情,不行,接下来几天,要提高身体的强度了!
雀儿不解的看着吴月欣,手中舞月丽的身体又被放回了原地。
“不要问那么多!这个女子,不是很嚣张吗,那么我就她在众人面前出丑,别忘记多叫几个人来邱慈云,我们要看场好戏!想要欺负我,绝地会付出代价的!雀儿你快去吧!我支撑不了多少时间的!”吴月欣笑道。
这种笑在雀儿的眼中却是盼望多年的了,她跟随吴月欣已经十年了,但是自从变成痴傻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三小姐这样的笑过。却是见吴月欣笑了,自己内心也跟着笑了,答了声,高兴的跑了出去。
“还真是一个孩子,不过你放心,你既然是舞月心的人,从此以后我是不会让你受委屈的。敢得罪我吴月欣,你们有机会承受我的怒火!”
吴月欣不是一个怕事的人,要不然她也不会杀了自己的师姐了。她也不是没有头脑的人,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容易就修炼到了很高的实力。
她一个有故事的人,这次的重生注定又是一个不平凡的人生。所以吴月欣想到,老天既然不让自己死,那么肯定是有原因的。人活着就要有希望,师尊你老人家等着,我会回去像你请罪的。
人活着不能低调,那么姐就在这个世界高调一回吧!舞月家族,幻月帝国。就从这里开始吧!
吴月欣,看着窗外,黄叶飘落,眼中闪过一丝的落寞。脑海中那两个小孩子在不断的出现。最后慢慢变得清晰。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愿我一世琉璃,换你平平安安……
摇摇头,挥去那脑海中的身影,吴月欣叹息不已小遥17岁,这个舞月心心中执念真是深呀,看来有机会还是要见识下那个小男孩。月度,这名字真是奇怪。
在吴月欣无聊的等待中,小雀儿带着三个人回来,吴月欣看了一眼三个人,顿时眼中一亮。
竟然是舞月家族的家主舞月雄,自己的二伯舞月豪,还有舞月丽的丈夫都城少尉林平。这下有好戏看了!第五章 卑微
舞月雄来到房间,看了这一切脸色就是一变,舞月丽竟然趴在了吴月欣的身上,他可是知道吴月欣现在的状况,那可是弱不禁风的存在,看样子这舞月丽是想要做什么?
吴月欣见人都到了,就用精神力将舞月丽给刺激醒了,一醒后,舞月丽就捂着额头,一脸的疼痛,心中那个恼火呀,看见自己正趴在吴月欣的身上,顿时怒火就上来了,伸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吴月欣的脸上。
“你个臭丫头,我打死你,你还敢跟我来阴的,今天我不揍死你,我就不是舞月丽,这硕大的舞月家族,你妄想得到一丝的东西,你就是个傻瓜废物,你根本不配住在这里。”舞月丽因为头被撞,心中愤怒的不得了,对着吴月欣就是一顿暴揍。见得吴月欣没有反抗,心中更加的肆无忌惮了,竟然自腰间掏出一把匕首,拔了匕首外壳就是朝吴月欣的脸上划去。
“可惜了你这张脸,真是太可惜了!”舞月丽面楼狰狞的笑道。
经过舞月丽这几下的捶打,吴月欣只感觉自己的身体更加虚弱了,但是眼中却是笑了起来。猛然吐了一口血。喷了舞月丽一身。笑的更加的诡异了。
舞月丽见吴月欣这时候还笑得出来,匕首就加快了速度。但是就在快要接触吴月欣的脸上时候。一个手握住了她的手臂。
舞月丽以为是雀儿来阻拦,头也没有回,一巴掌就甩了过去。可是这一巴掌又被人给握住了。
“你个狗奴才,,敢拦我……啊!!父亲……”
当舞月丽转身看清握住自己的手的人时。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,那是不敢相信,和震惊,和无比恐惧的表情。
她没有想到阻拦她的是自己的父亲。不是雀儿那个丫头。但是自己的父亲怎么会在这里,联想到刚才吴月欣那笑容,她似乎明白了什么,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。自己竟然着了吴月欣的道。
“啪!”
一个巴掌直接甩在了舞月丽的脸上,舞月豪脸上写满了愤怒。他恨不得一巴掌就这样拍死舞月丽,你这个女人,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。做也就做了,你还在我们面前做这样的事情,我可以不和你计较,但是大哥能吗。自己这个女儿简直气死他了。
舞月丽的这番话,直接是表明了几件事情。欺负殴打吴月欣,想要舞月家的财产,谋害自己的家人。自己管教不到位。这简直是打自己的脸呀!
“二弟,你这女儿很好呀!不用说什么了,我们家有规矩,你让她跟我一块去吧!”舞月雄看到了这样的画面,并没有过多的激动,身为一个家主,脸上的表情不会有太多的变化的,除非生死关头。
吴月欣是舞月家的一个耻辱,他舞月雄本来就是不怎么在乎,现在舞月丽欺负侮辱,在舞月雄的眼里还没有舞月丽说出那些分家产什么的重要。所以索性没有在这里为吴月欣说些什么。
“雀儿,等会去叫一个医师为三小姐看一下,皮外伤应该没有事情的!”
“是!”
看着远去的舞月雄,雀儿心中满是不满,这是什么家主呀!自己的二女被侮辱,被欺负的吐血,竟然连看一眼都不看。这也太冷血了吧!
“算了!雀儿,谁叫我是一个废物呢!来,给我倒杯水过来!”
就在雀儿抱怨的时候,吴月欣的话传来,雀儿赶紧照办。去倒水了。
“真是够憋屈的,但是终究有一天,我吴月欣会让你们好看!”第六章 姐要修仙
接下来几天,再也没有谁来看吴月欣,雀儿一直就陪在她的身边,在雀儿听来的消息,吴月欣知道,舞月丽被罚了五十大棍,这是舞月家的最轻处罚了,这样的结果让吴月欣很是无语,看来自己这个身体的主人还真是卑微呀,与一个吓人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吗。
算了,还是先回复下身体再说吧!
这几天,吴月欣每天都坐在塌上打坐。修炼,她曾经是一个神仙,对于修炼功法懂得不少,在天界她的师尊乃是号称攻击第一的剑仙。名字为广成子,她的资质是无与伦比的,所以除了普通的功法外。由于深得广成子的器重,特别传授了她一部专门修炼剑术的功法,飞仙剑诀,配合飞仙宝典。内外双修。
这是广成子晚年所创的功法,据他说,要是炼制大成,可以破碎虚空,这虚空指的是仙界的空间,到达一个更高的世界。也可以说一部极品修仙宝典。
吴月欣现在修炼的就是这个功法。飞仙宝典与飞仙剑诀是相辅助的,只有飞仙宝典练成了相应的等级,飞仙剑诀内的招式才能运用。
飞仙宝典与飞仙剑诀一样,都是分为五个层次。前后照应,所能修炼的招式如下。
炼气------飞仙一式
炼神------飞仙二式
凝丹------飞仙三式
成婴------飞仙四式
飞仙------飞仙五式
这五个招式,广成子并没有为其命名,他说,招式无形,化繁为简,只要能够杀敌,和需要招式呢。所以只是简单的分了五种招式。
练气,是修仙者最低层次的境界,这个境界,又分为九个小层次,这几天的功夫,吴月欣凭借着恐怖的神识,直接就修炼到了五重,她现在不禁身体恢复了正常,还变得比一般人还要强悍了,就是这个大陆上的低级斗气学徒也不是吴月欣的对手了。
这个世界,与吴月欣所在的仙界不一样,这里是一个以斗气为力量的世界,这里的修士修炼的都是斗气。也是有相应的阶段的。分别是斗之学徒,斗者,斗师,斗尊,斗圣,斗神。每个阶段又分为上中下阶段。而这些阶段的区分就是根据斗气的强度颜色来区分的,斗之学徒是白色,斗者是黄色,斗师是青色,斗尊是蓝色,斗圣是紫色,斗神则是金色的。
上中下阶段是看颜色的浓度。
但是这些吴月欣当然是不了解的百合子欧米茄,她现在只能够从雀儿这个小丫鬟的脑海中知道舞月家族的一些概况,和大陆的大概结构。一切详细信息还需要他出去后,亲自勘察!
就这样,平常的生活过了两个月,吴月欣将练气境界炼制到了九重境界,要不是怕突破惊动了舞月家的人,她早就突破了,就这样他一直压制者。直到两个月后。
“碰碰!三姐我回来了土佐之梦!~”吴月欣正在与雀儿,在那里讨论一个女人之间的问题,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。听见这声音,吴月欣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憨厚的小男孩子。
“三姐,你不要怕,风儿长大后会保护你的,就是这些小杂粹,我以后会收拾他们的!”在一群下人的围堵下金毛狻,小男孩子一副不屈的眼神看着那些人。背后一个少女嘿嘿的傻笑着。
“你们都是吓人,敢欺负我三姐,迟早会被我收拾的!”另外一个地方,少年依旧是护着少女,而少女只是跟在少年的后面傻笑着。
“是风少爷。他历练回来了!小姐。我去开门,是风少爷回来了!”雀儿听到这个声音似乎很是兴奋。慌忙站了起来。
“是那小子回来了,不错,很久没有见到他了,你快去开门吧!免得让你的风少爷久等!”吴月欣哈哈一笑。
她虽然是一个外来灵魂,但是她难的享受这样温馨的生活,所以就欣然接受了这里的一切,从此以后,她是舞月心,不过不是痴傻的舞月心,而是要高调活着的吴月欣。第七章 舞月风
雀儿笑嘻嘻的跑了过去,将门打开,门外一个一米八个头的憨厚青年急忙跑了进来,与雀儿打了一声招呼。就看到了吴月欣在那里笑着看着自己,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
“三姐,你好了,真的好了!我太高兴了锦帷香浓!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,我这次出去历练,已经是斗师的实力,谁要是在欺负你,我就揍扁他!”
舞月风,舞月家最小的一个子嗣,乃是舞月心的四娘所生,由于这个家伙张的憨厚,人也憨厚,所以在舞月雄的眼里,这个儿子也不怎么地,他还是喜欢自己的大儿子舞月龙和二儿子舞月虎,但是舞月心却是与舞月风的关系很好,从小就是舞月心带着他,自从舞月心变成白痴后,就是舞月风一直在维护她,帮她解决了不少的麻烦。现在舞月风看到吴月欣好了。别提多激动了。
至于舞月龙,舞月虎是舞月心的两个哥哥,不过不是一个娘生的,是他的大娘与二娘的儿子。而二姐则是他二伯的女儿,还有一个堂哥,舞月君邪,堂妹,舞月柔。
在舞月家,有个规定,那就是到达了十六岁成年的时候,都要出去历练,然后返回家族,在参加家族内的争夺赛,然后挑选自己想要的职位来管理。
当然这些所谓的历练,也是有规定的,有家族中的老一辈带队,在江湖进行历练。这其中会有任务来接,那即是在大陆上共同发布任务的佣兵工会,所以每个家族都有一个佣兵称号。靠完成任务作出的贡献来提示完成历练的额度,只有达到要求才能回来。
舞月家族的佣兵团名字是舞月。团长就是舞月雄。所以这个比赛的结果,也会有在佣兵团中做职位的,而这回的比赛,更加是空缺出了副团长一职,因为在不久以前,舞月雄的三弟被人毒杀。两个副团长就剩下了舞月豪一个。
一个正团长,两个副团长,这是佣兵团的最起码结构,所以这次的历练回来,就是揭晓这个职位的时候。
而舞月家族中。年轻一辈只有,舞月龙,舞月虎,舞月君邪,舞月风,舞月心,舞月丽,舞月柔这七位。所以这副团长也就是从其中的一位来担当的。
这样一来,争斗就开始了。明正暗度,阴狠之招,到处都是。
但是这些都不会降临道吴月欣身上。因为大家都是知道的,她是一个废物,不值得任何人来惦记她,这人根本就没有威胁。
看着舞月风那憨厚的笑容,吴月欣也是笑了。
“小风呀,这次历练还好吧,实力怎么样了,有没有破入斗师中期,要是没有,那就不能保护我哟!”
“啊!三姐,这不可能呀,我才出去一年呀,提升到了斗师已经是很厉害了,就是大哥他们也只是提高到了斗师中期而已。我哪里会有那么快,不过三姐你放心,我一会就回去修炼去,争取达到斗师中期,那样姐姐就会彻底放心了。”舞月风,挠挠头,一副不自在的样子,他的确没有达到了斗师中期境界。觉得很对不起吴月欣。
“呵呵,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,你不用放在心上,来三姐给你点东西,你吃了吧!会增强你的实力的!”吴月欣在这些天,让雀儿找来了一些药草,炼制了一炉大还丹,这是仙家最基本的增长灵气的丹药。是吴月欣现在所能炼制的最好的丹药了,没有了三味真火,九味真火,炼制什么她都很费劲。
但是就是这样的丹药,在这个世界就是极品丹药了,这里的炼丹术,吴月欣不知道怎么样,但是在雀儿看了这样的丹药后,整个人都语言激动,震惊不已,她就知道这个世界的炼丹术,肯定不是什么高级货色。
看来以后缺钱了还是有赚钱的办法的。
舞月风看着手中的丹药,眼睛也滴溜溜的转了起来,这是丹药他还是知道的,但是自己的三姐怎么会炼制这个东西,看着这个丹药的橙色,最起码也是五级丹药了,这是五级炼丹师才能够炼制的丹药呀,这个世界上,炼丹师共分九级。是存在于斗气大陆上的特别一部分人,也是炙手可热的一部分人。只因为他们能够使得修士们能够快速的提升,你想,一个丹药下去,你就比别人少一两年的修炼时间,效果却是比两年修炼都好,你会不要吗,这些炼丹师就是这个大陆上的金子,钻石,都是抢手货,即使最低级的炼丹师也是抢手。基本上都是皇室的专用医师。
看出了舞月风的疑惑,吴月欣笑了一下。
“不要看了,赶快吃吧,这是我的一位朋友送给我的,但是我不需要这些东西,就留给你了!”
“原来如此,我还以为是三姐你自己炼制的呢!下我一跳,我说三姐怎么就突然变成了炼丹师了,原来是这样呀!”舞月风被吴月欣这样已解释,立刻醒悟过来。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说道。
“你个臭小子!说什么呢,难道姐姐就不是人了,就不能够做哪些呀,真是的,你这样说姐姐就不怕把我气死呀!”吴月欣很是无语,这个小子,简直太呆了!
“嘿嘿!嘿嘿!”舞月风被吴月欣笑骂,。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,只有挠头傻笑。
“看你那憨样!快吃了吧!这次的比赛,你一定要加油哟!”吴月欣握紧拳头在脸前举了起来。
“恩嗯!”舞月风慌忙点头。然后慢慢的朝吴月欣走去!
吴月欣一愣这家伙要干什么?
她想要读取舞月风的内心想法,但是想想又没有那么做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。私自窥探别人的秘密,是强盗的行径,自己绝对不能对自己的亲人这样做。
“三姐,你真的好了!看到你这样子,我真的好开心!”走到了吴月欣面前,舞月风伸出手,抚摸上了吴月欣的长发,眼泪从眼角滑落。这是真情的流露。舞月风是真的开心李默芳,这是开心的泪水。
“傻孩子!我这不是好了吗,难道你还不开心呀!别哭。哪儿又累不轻弹,男子汉应该是流血不流泪的!只有弱者才是那样的行径山河网,你要做一个男子汉,姐姐以后可是还需要你保护呢!”吴月欣眼中也是有点晶莹,这是他早过去无法感受到亲情。这种感觉促使他不住的落泪。
但是心中却是暖暖的!恨不得一把抱住眼前的舞月风。第八章 出去玩玩
吴月欣与舞月风又说笑了一会,舞月风就离开了,他才回来就来看吴月欣了,连自己的母亲都没有去看,所以与吴月欣温存了一会就回去看自己的母亲了。
吴月欣也是回想起来,舞月风的母亲是一个贤惠的女子,大家闺秀的身姿。可惜很少见到。
舞月风走后,吴月欣也是闷起来,这么多久没有出门,好想呼吸下外面的空气,也正好看看舞月家的地理环境,为自己铺好以后的路龙翔官道。
她现在需要的是时间与丹药,只要有时间她就能够修炼。只有有丹药的辅助,她就能够快速的修炼。那样自己才能够快速的回到仙界见到师尊。向他老人家赔罪,同时要找那个大师兄报仇。
逼死她。这事情不能算了!
吴月欣坐在那里想清楚了以后就站了起来。雀儿看到吴月欣站了起来,以为她又需要什么,连忙问道。
“三小姐,你这是需要什么吗,我去帮你拿来就是!”
“不是需要什么,这么多天在屋内呆着,都快发霉了,走,我们出去溜达下!呼吸呼吸新鲜空气,顺便好好转转舞月家。”吴月欣理理眼前的刘海,对着雀儿说道。
头发长了,看来找时间自己修修了!吴月欣暗道。
而雀儿却是愣神,愣是说不出话来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“三小姐,你说的是出去走走吗?”雀儿不敢相信,小声问道。
“怎么啦就是这样呀,好了别惊讶了,快走吧!你带路,我们去外面玩玩去!”吴月欣能感受到雀儿的惊讶,心中好笑,拉着雀儿就是朝门外走去。
雀儿则是木讷的被拖着走,直到走到了外面,才猛然回过神来。震惊了起来。
“三小姐,你不怕她们在欺负你吗?”雀儿担心道。
“呵呵!无妨,最近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了,雀儿或许你会发现我今后会有许多的变化,但是你放心,我会不会抛弃你和小风的!你们永远是我吴月欣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!”吴月欣握着雀儿的手郑重道。
雀儿一愣,随后激动的慌忙点头。
“我也只有三小姐与风少爷两个亲人了,我不会让你们受到欺负的!”
“哈哈!真是小丫头一个,你只要一直跟着我就好了!走吧,我们去那边玩去!”
吴月欣在雀儿的带领着,开始熟悉舞月家的结构,舞月家共分四个区域,前院的议事大厅,后院的住宿之地,东院的下人住宿地,和北院的演武场,雀儿带着吴月欣先从东院串起,慢慢向前院,和西院漫步。
但是一个废物三小姐出来玩注定会引到许多人的注意的,刚刚走出不到百米就被几个伙计被拦住了!
“这不是三小姐吗,怎么敢出来了。听说你好了,真是恭喜哈!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呢,你的病好了还是多要感谢我呢!”那吓人道。
几个下人都是女子,是二姐舞月丽的婢女,还有他的二娘的婢女,大娘的婢女。平时在下人中那也是非常有声望的,所以人就比较嚣张跋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