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enzo纯净之水米兰城“混搭”交通体验之:全欧洲,只有它被简称为 中央火车站 -旅居天地间

 
米兰城“混搭”交通体验之:全欧洲,只有它被简称为 中央火车站 -旅居天地间
米兰,给我的第一印象,挺好。从机场大巴下来湖南铜元,迎面一股微凉的风,抬头就被眼前的建筑给震住了——这是座高大而宏伟的建筑。


虽然外立面没有太多装饰,但那整块整块的巨石、精美的雕塑都表明了其不同凡响之处。更重要的是,当时的我,完全看不出这座建筑已有近百年历史。
米兰
拖着行李箱穿行其下,回避着迎面而来、热情推销自拍杆等小物件的小贩,抽空寻找着能表明建筑物身份的东西,无果。


转个弯,我们便置身于这个建筑物高高的拱门之下,这应该是为巨人建造的房子吧。高高的拱门中人来人往——人们像是一队队往不同方向行进的蚂蚁。
米兰
“这是米兰中央火车站张芳奕。”小伙伴GIGI告诉了我它的名字。回来查看,才知道米兰中央火车站(Milano Centrale)213米长的站台大厅综合了众多美学风格修仙童养媳。

米兰火车站1906年开工,1931年投入使用李丹军,以美国华盛顿的联合火车站为原型改造。
米兰
我们在米兰的住宿地离火车站两三个街区,因房东临时失信,我们无门可进,就近吃了个早餐,剩下的时间不长不短,在周边随便逛逛,把午餐点选好,便往火车站走:一来购买明天早上去科莫湖的车票,二来满足我对这座建筑的好奇。


米兰中央火车站是世界建筑史上的代表建筑之一,全欧洲所有的火车站只有它被简称为”中央车站“宋楚楚,可见其在欧洲所有的火车站中的领导地位和建筑影响。
米兰
不得不说,在这个火车站散步,是一种不错的艺术享受。因火车站建造时正值墨索里尼执政,他为突显法西斯的实力,要求火车站足够宏伟华丽,充满各种装饰细节:如马赛克、抽象几何形雕塑等。所以,整座火车站没有一个统一的风格,而是一个混搭体。米兰果然是座神奇的“跨界”之城,人、城市发展如此(详见去米兰,探寻达·芬奇的“跨界”密码),建筑也不例外。kenzo纯净之水

火车站里面有各种商店、餐厅、咖啡厅等等。虽人来人往,但没有闹哄哄的感觉,也许高大的空间能起到稀释声音的作用吧。

作为意大利最大的火车站和欧洲的铁路枢纽,米兰火车站既有到意大利或欧洲其他城市的城际和国际列车,也有直达米兰3个机场的专列,还与米兰地铁2、3号线无缝换乘。旅客吞吐量可见一斑。


高挑的空间与拱门带出古罗马风格,自由风格和装饰主义风格我不懂,但雕塑、广告与古典设计的壁灯同框,在我看来,没有违和感。
米兰
在自助购票机上买票时,出现了一个小插曲:一位肤色黝黑的大哥,在小伙伴摸索着操作机器时,抢着帮忙操作,然后把所有找零全拿了去。我不确定那位大哥是否难民,但发现他用同样的方式帮后面几位买了票,其他乘客也是一脸的愕然。对此,我只能表示庆幸:遇到的不是小偷,而是一位通过向人们提供可能并不需要的服务来赚取微薄费用的人。都说欧美国家富裕,可也不尽然田为友。才出机场,便见到了建筑物下铺着纸皮的露宿者雅乐士女鞋,我无法判断他们是流浪汉还是难民,但觉得应该不是过夜的旅客,因为机场里的某个角落都比户外的冷风强。


火车站厕所门口前的景色。公共厕所相对其他景点,不算太干净,与客流量相比,也算保持得不错了,人均收费1欧。
米兰
时间问题,偌大一个火车站,我们只走了一个角落,即便如此,我也不得不承认,我被它吸引了。然而,回来后查看这个火车站的历史,我却陷入了深深的沉重情绪,久久难以抽身——这座宏伟而古典的建筑,既隐含着中国人的耻辱(靠拍卖八国联军从故宫抢夺来的财宝建造),也记录着二战期间意大利犹太人走向死亡的悲惨经历——成千上万在意大利遭驱逐的犹太人,从隐蔽在普通站台下的入口,被秘密送上“死亡列车”:1943年至1945年间,这里共开出19趟运载着犹太人的货运列车,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是散布在欧洲各地的纳粹集中营,最终从集中营幸存下来的只有其中27人。


米兰火车站的另一特色是钢制结构的巨大拱顶——高达72米。车站内共有24个站台,本用来装卸邮包和马匹的专用站台隐藏在普通站台下某个角落,现在是米兰二战大屠杀纪念馆。
米兰
罗曼?罗兰说,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。目前的我,远没达到认清生活真相的程度,相反,我常陷于社会现实与理想生活的差距中,我曾寄望通过历史寻找前人的解决之道,却陷入更深的挣扎。尽管如此,还是要感谢历史,它让我明白,每个时代的人都肩负着各自所在时代要经历的痛苦挣扎宛若一梦,出路只有一条——努力活着、好好活着。

米兰,以其独特的建筑和城市风貌,向我传递着米兰人民热爱生活的一面。
米兰

家家户户的阳台或窗台上,都种着繁茂的多肉植物,它们无数次激发我“带它们回家”的念想。
米兰

上图是从我们住宿地阳台拍到的场景。晚上回来,听到了动听的歌声,应该是某户人家边准备晚餐边愉快地歌唱。
米兰
从火车站回来,吃过午餐(求吃纯黑墨鱼意面仍能保持正常唇色之方)马文才你欠抽,我们便跳上了住地门前的有轨电车,直奔目的地——米兰大教堂。然而,我们是注定要与这个城市发生些故事的。上了车,我们傻眼了:车上不设售票点。车上的乘客热情地告诉我们,下一个站下车,到对面的便利店可以买到票;我们下车后,他们还一直隔着马路指引着我们,看着我们进店才放心离开夏威夷蜗牛。
买好车票,又一列有轨电台款款而来,我喜欢它古朴的复古味,在它到站前匆匆给它留了个影,便急匆匆地跟着大家上了车。


米兰这类模样复古的有轨电车车厢,有的还带有餐车。
米兰
在我看来,如果不赶时间的话,坐在有故事、有历史的旧式复古电车车厢里,吃着午餐,品味米兰的现代生活,也不失为一种有趣的旅行轻体验。可惜我们时间有限,也没有遇到。
出于对这类复古电车的喜欢,”谁在运营?“这个问题自然而然地闪现毕会仙。回来后还真扒到了答案:这是一家1861年成立的私人运输公司,意大利文为la Società Anonima degli Omnibus,也就是说,它的简称是S.A.O(希望你懂汉语拼音),哈哈哈!

开始的时候,展红绫复古的电车车厢是以人力拖曳运行的,后来改用马,蒸汽时代还想引入蒸汽,但因为安全问题遭到反对秦浇水,直到电的广泛运用。
上车后,我们再次傻眼:这趟车离大教堂越来越远了!大川隆法!!好在,车票90分钟内可以反复使用,于是我们坐反方向车又回到上车点,却第三次傻眼:这个站本就是坐过了头的,得再往回几站才能回到大教堂的线路上去。
但地图定位告诉我们,大教堂就在附近,看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多。时间不等人,我们决定边走边找合适的公交。悲催的是,跟着电子地图走了几条街,公交不是方向不对就是不停站。


米兰街头的共享单车摆放有致,这让我想起了广州共享单车的“占道”行为。不要说我崇洋媚外,我真心觉得,承认差距而不是盲目说好也是一种爱国方式千年后娘。
走着走着,一位骑着共享单车的大哥迎面而来,正用我们听得懂的语言打着电话。他乡遇老乡(我坚定地认为,出了国门中国人都是同乡)的兴奋让我们毫不犹豫地奔向他——他给我们指了方向,前方拐角不到100米处有站台,2站公交就到。还告诉我们居锦斌,电车票的90分钟有效期,也包括公交车。找到了方向,还又省了1欧,开心!
更开心的是,公交下来没走多远,米兰大教堂赫然出现在眼前——下回,米兰大教堂,不见不散!并期待听到你们说:见了也不散!

最后,推荐想了解欧洲历史、又怕太枯燥的朋友,看英国作家肯·福莱特的《世纪三部曲》——分别写的是第一次、第二次世界战争和柏林墙期间的故事。目前,我只看了《巨人的陨落》,3册大部头用了2个多月时间,后因意大利行程在即,改看另一位作家的系列作品汪则翰,以提前了解意大利的景点和历史。提醒:大家在看这些作品时,千万不要熬夜……不要熬夜……不要熬夜……不要学那些平均3天,甚至一天一夜看完一部曲的大神。因为这样既伤脑又伤身体。谨记谨记!
要看的书、要去的地方、要记录的东西很多,时间是限量资源,在阅读、出行和记录之间,我只能取其一,所以游记更得较慢李小玢,在此感谢大家的体谅和耐心,感谢你们的坚守与支持。
(本文完)
原创图文版权所有
转载请留言商洽用旅行的方式生活
观察 发现 探索 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