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欧洲超级杯篱笆花墙 【原创小说】-微大昭

 
篱笆花墙 【原创小说】-微大昭


“咳咳,这是哪里?”我从郊外一个破败的草屋里醒来,沙哑的嗓子带着撕裂的感觉,却没有听到一声回答。抬眼看向四周,哦,对了,我是被娘扔到这里的。
——写在前面
01
小的时候,娘待我很好,我是她的小宝贝,她每天都抱着我唱歌,给我穿花花的衣服,家里最漂亮的床,是我睡的,娘每次都会看着我睡下再回去自己的房间,清晨我睁开眼睛就看到娘一脸慈爱的坐在我的床沿,红木的镂花在我的眼里摇啊摇,清新的帐子随着晨风飘摇,我在这爱里被温柔浸泡着琼芳登。
渐渐的,我长大了,娘开始让我扎马步,我小小的身子总是在太阳光下被晒出一层一层的水珠,我试着向她撒娇,但是娘丝毫没有动心,只是在她转身的时候,我在风声中听到娘轻轻的说,“我的女儿,你到底怎么样了?”
奇怪,难道我还有姐姐或者妹妹?虽然好奇,但是我还是压制自己躁动的心,娘还是美丽如初,只是不再如同小时候那般疼爱我,严厉,似乎已经附身在她身上了,我想,我是有些害怕她的。
02
我今年已经十岁了,按照娘的要求,我已经习完了所有的《蝉雪经》,我已经不再扎马步,也不再提水练习臂力,不再对着娘问十万个为什么,娘看着我的目光,我已经能够看懂,不是慈爱,仿佛是回忆,看着就像是透过我,在寻找自己的记忆。
家里的篱笆墙边,还是花开依旧,一丛丛的花,和我刚学走路的时候没什么分别,那个时候,娘牵着我的手,对我说:“幽幽是娘的最爱,是娘的宝贝。”我在花里抬起自己吃满了花瓣的嘴许明杰,对着她喊:“幽幽也最爱娘了。”
花开花落,雪飘飞絮。
一天,是我的生日,娘说我生在春暖花开的季节,山谷幽兰盛放,故而取名“幽幽”。这一年,我十二岁,家里来了一个陌生人,那人须发皆白,身着淡紫色长袍,和我移植回来的那一朵兰花的花瓣一个颜色,煞是好看。
03
娘从我四岁的时候就已经不苟言笑了御魂忍,不再抱我,除了疾言厉色的呵斥,没见过多余的表情,当然,这是在我面前,娘也独自流泪,我曾想,是不是因为爹。
我从记事,就只有娘,没有爹。
我不敢问,娘也从来不说。
那一日,那个紫衣的老人,虽然他长得年轻,但是我的认知里,白发白须,就是老人了。他走进我们的篱笆院子,娘就哭了,一言不发的看着那个人走近,揽她入怀,我不再好奇,我学着娘的样子,对无关的事物都漠不关心,我转身,隐入远方的青松,不如,去练功吧。
折了一枝树,当做手中剑,我青色的缮丝衣服在林中飘飞,我偶尔会自我欣赏,不过只在心里,脸上,是娘看了满意的冷。
当我收起手中树枝,天色已晚。打了几只野兔,回了屋子。
我们的院子在城东,像是庄园,却只有篱笆的围墙,我很少见有人从这里过,但却时常听到东城门开启和关合,偶尔去城里买一些东西,不会闲逛。
04
提着野兔进门的时候,娘已经不哭了,坐在原木的桌子旁边,看我回来,对着那个紫衣人说,“这就是幽幽。”
“娘,我去做饭。”我对那个人点了点头,就打算去烤兔子。
“幽幽,你回来,我们今天去城里吃饭。让娘好好看看你。”娘突然很热情。
“娘?”我诧异。
“今天你生日,咱们去城里吃,”娘拉着我面向那个白发的人,“叫爹。”
“什么?他是我爹?”我有些凄厉虚怀若谷造句。
“幽幽,”娘责怪的看着我。
“是,娘,”转过身,再一次面对他,“爹。”
“好好好,幽幽长这么大了。”
咱们走吧。
05
爹说,他当初为了去寻找救我的药,所以离开了家,让娘好好训练我的武功,才可保住性命殊颜,我被感动了,然后哭着吃完那一餐,忽然眼前一黑,失去意识前,我听到娘的声音,“我们的女儿呢?你带回来了没有?”
“玄意门说,拿人换。练了《蝉雪经》的少女,我就想到这个女娃娃了。”
“那,没有别的人选了么?”
“你担心什么?不过是我在乞丐窝里给你捡来的孩子罢了,你还养出来感情了?咱们的女儿你还要不要?”
“没有,紫云,你相信我。”
“那就好,玄意门让丢到京郊。”
“也好。”
“咳咳,这是哪里?”我从郊外一个破败的草屋里醒来黑社会美眉,沙哑的嗓子带着撕裂的感觉颖霆,却没有听到一声回答。抬眼看向四周,哦,对了,我是被娘扔到这里的。
大概过了不到一刻钟,我见到一群白衣飘然而至,抬着一个大红色的轿子,一声“过来”在耳边响起,我便整个人落在了那红色的轿子里。

06
我抬眼看了看那个声音的来源,苍白的脸色,猩红的眸子,瞬间降下来的温度,还有刚才被丢下去的少女,那个眉眼都是娘的影子的少女,我想,这,大概就是玄意门的人了。
“很好,冷夜雪女果然信守承诺,养了十二年呢,还是不及亲生骨肉。从今以后房少梅,你就是我的了。”
我认命的点头,“是。2012欧洲超级杯”
回到玄意门,我被安排在一个像极了我在城东的屋子的房间,每天给那个红衣男子提供一碗血,娘养了我十二年,我自然是要报恩的,所以无怨无悔。
七七四十九天之后,那天的那个男子再次出现,他不再冰冷,“你可以叫我独孤蝉。”
“是。”
“十二年前,本尊中了七花毒,需要疗伤,当今世上,只有修炼《蝉雪经》的女子才能救,所以,冷夜雪女的血是最好的解药,只是因为生女,药性遗传了,而她冷夜雪女世代为我玄意门效忠,送来了亲女,或许因缘不合阿潼作品集,一直以来只能维持本尊的生命不枯竭,却不能除根。”
他顿了一顿,“所以,才有了你。”
07
“现在,本尊的花毒已解,按照当初跟冷夜雪女的约定,本尊下个月娶你为妻。”
“约定?”
“当初本尊中毒,却也不能白白牺牲属下,她本想给自己女儿找一个安身之所,本无可厚非。可是后来,你都知道了。”
“噢,那娘和姐姐团聚了么?”
“当然,只是,昨天,她已经离世。她的武功,传授外人,必然反噬,五年时间,你若学不会,她必然死。好在,你学会了,她得以见到亲女,一面,也足够了。”
“我要去见我娘。”
“好,她留下遗言,说对不起你游牧战神。”
我没等他说完,飞身就跑,篱笆墙外,站着那个眉眼近似娘的少女,她对着我说:“幽幽,你回来了诗囚是谁,娘,还在等你。”
我泪眼朦胧,李芳雯看见花丛中一身花朵覆盖着的她,如同我小时候,吵着让她给我的装扮。
一模一样。

青山辟芷向石门,蕙纕何须玉满盆。
有意篱笆扶露蕊,无心画匠敛幽魂。
昔年与美同游罢,累日独行觅旧痕。
我叹烟波飘渺外,花盈紫袖月昏昏。
(全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