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火明乃赏析|八大山人PK徐青藤,各有各的“狂”-中国画

 

赏析|八大山人PK徐青藤,各有各的“狂”-中国画



对徐青藤(徐渭)与八大山人(朱耷)的才华,齐白石曾言:青藤雪个远凡胎,缶老衰年别有才。我欲九愿为走狗,三家门下转轮来。这个“青藤”就是徐渭、“雪个”即八大山人朱耷。
齐白石老人甘愿当他们的“走狗”,当然石老人是自谦了,但无论是磨墨理纸还是愿当“走狗”,都表明了徐文长与八大山人对后辈影响之深远。这也许正跟他们的“狂”有关

徐渭画作
朱耷(八大山人) 徐渭(徐文长)
徐渭的“狂”是两种不同内质的体现。
一种是才子的狂,一种是疯子的狂。
才子一般都会有些狂,如诗人李白。
杜甫写过一首《近无李白消息》:
不见李生久,佯狂真可哀。
世人皆欲杀,我意犹怜才。
敏捷诗千首,飘零酒一杯。
匡山读书处,头白好归来。
一个“杀”字令人不寒而栗,反衬了李白的才,也昭示了才子们因才而狂的悲剧命运。

徐渭《黄甲图》局部
徐渭可能是明朝最不幸的知名文人,他
一生坎坷,二兄早亡,
三次结婚,四处帮闲,
五车学富,六亲皆散,
七年冤狱,八试不售,
九番自杀,十 (实) 堪磋叹!

谢稚柳 《徐文长嬉蟾图》
徐渭《四声猿》里“击鼓骂曹”的才子祢衡,史称他“少有才辩,而尚气刚傲,好矫时慢物”。这和徐渭“恃才傲物,不拘礼法,愤世嫉俗,孤僻偏执”的性格多么相像。据说他有才而屡试不中的因素之一,是他答卷时恃才逞气的结果;他在胡府做幕僚时也因不拘小节和傲视权贵,而引起官场某些人的“畏而怨”。

徐渭《四时花卉图卷》局部
狂,是才气膨胀的结果,是成就感难以抑制的发泄。徐渭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文学艺术大家,用现在的话说简直就是“全能型”文艺跨界人士徐渭诗书画皆精,不知火明乃文学成就更是卓尔不群,他的《四声猿》剧本,令当时著名戏剧家汤显祖击赏不已。
看后曾大叫一声:
安得生致徐文长,自拔其舌!
大意就是老徐你要不要把故事讲得这么好啊,你写这么好,让我这个知名的专职剧作家情何以堪,还怎么混哪!

朱耷画作
作为真性情的流露,朱耷的狂一方面类同于魏晋文人的“返归自然”,另一方面却是不得已而为之。朱耷的现实遭际已不仅仅是徐渭似的仕途受挫,家破人亡,而是伴随王朝覆灭的一切价值和权利的“粉碎虚空”;徐渭似的金刚怒目,愤世嫉俗已远远不能使他躲过生死浩劫。面对政治黑暗、战争离乱、社会不公、生老病死,历史上的哲人有时会用自己特有的方式理性地直面惨淡的人生。

朱耷《鱼》
如发生在战国时代的庄子“鼓盆而歌”,妻子死了,不泣而歌。这在常人看,似很荒唐;但在庄子看来,人总是要死的,死是回归自然。这是智者对悲痛沉重和死亡的超越方式。

朱耷画作
这些“笑在嘴角,悲在心尖”,堪称“黑色幽默”的故事,在朱耷的现实人生里,不断上演。面对惨痛人生,他依凭老庄哲学精神的传承沾溉,使他能够以大智慧,一次次地化解困境,绝境,侥幸活命。

朱耷画作
比如有一次,朱耷在临川为清廷服务的文人胡亦堂的堂上,忽大笑,忽大哭左央。一日傍晚,突然撕裂自己的僧衣投入火中焚烧,独自走回南昌,于闹市手舞足蹈,癫态百出——朱耷出家,本是覆巢之下的无奈之举,为“觅一个自在场头”,静心修行,他曾有诗云“栖隐新奉山,一切尘事冥”。可渐渐发现那里依然有各种纷争,随着师父的圆寂,内心的挣扎又激荡开来,对自我,对存在价值的追问,让他下决心还俗。由人间——世外——人间,如此戏剧般的轮转,现实毕竟不是舞台,谈何容易啊。只有让一个正常人变成疯子,用这种方式朱耷遂“脱壳”“逃禅”。

朱耷书法
朱耷还俗后,对人不交一言,遇有人要说话,便以“哑”字示人——据说朱耷的父亲喑哑,而他本人却是“善诙谐,喜谈论,娓娓不倦,尝倾倒四座”的人。

八大山人 孤禽图
其三,有武人强逼他去府上画画,几日不让回,他便在大堂之上拉屎撒尿,弄得武人无可奈何,不得不放他走——这是秀才和兵的对峙,也是精玉和粗石的对垒。一个“金枝玉叶”要用这种方式方摆脱莽夫的纠缠,何等无奈悲哀。
本文转载自书画家影像网
收 藏报ID:shoucbb?长按二维码,识别关注?
推荐理由:传播中国书画、艺术、古玩、收藏、鉴赏、香道、雅集、趣史等。